特供石门银峰

  • 全国客服热线
  • 0736—5324110
  •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楚江镇马家巷2号
  • 邮编:415300
  • QQ:1243510173
  • 邮箱:1243510173@qq.com
  • 主办:石门县茶叶产业办公室

石门茶的禅茶文化

来源:佚名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7-07-06 16:42:02


石门茶叶不仅生产历史悠久,规模宏大,而且孕育了影响深远的茶禅文化。

夹山古寺,远追唐宋。唐懿宗、宋神宗、元世祖先后下诏敕建,故有“三朝御修”之说。夹山的开山祖师是唐代的高僧善会,唐咸通十一年(870年),善会和尚来到石门夹山,创立夹山灵泉禅院,居之十余年,首唱茶禅境味之说。《祖堂集》有过这样的记载。

夹山和尚自号“佛日”。师父问他:“日在什么处?”对曰:“日在夹山项上。”师令大众地次,佛日倾茶与师。师伸手接茶次,佛日问:“酽茶三两碗,意在头也。速道,速道。”师云:“瓶有盂中意,篮中几个盂?”对曰:“瓶有倾茶忌,篮中无一盂。”师曰:“手把夜明珠,终不知天晓。”罗秀才问:“请和尚破题!”师曰:“龙无龙躯,不得犯于本形。”秀才云:“龙无龙躯者何?”师曰:“不得道着老僧。”秀才曰:“不得犯于本形者何?”师云:“不得道着境地。”又问:“如何是夹山境地?”师答曰:“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

这一则夹山和尚与师父及秀才三者之间的对白虽然语带玄妙,但我们至少可以从中读出些许信息:夹山与师父诗化的对白是在探讨茶中之“意”。这个“意”也就是夹山和尚早已了悟的“境地”,而秀才毕竟不是禅师,听不出对白中的真意,所以只好请求“和尚破题”——把话说明白一点,不要转弯抹角。最后,在秀才步步追问之下,师父才道出“夹山境地”——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

古往今来,许多人把“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的“夹山境地”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夹山风景,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夹山境地”的真正含义应该是夹山和尚从饮茶之中所领悟到的禅机、禅理或禅意、禅境。在这里,禅师实际上是在借景绘意,即夹山和尚因茶悟禅所达到的境界——一种清寂明净、纯洁秀美的情趣,一方自由自在的身性的天地,一座无拘无束的心灵的家园,一种因茶悟禅、因禅悟心、茶心禅心、心心相印的涅槃境界。

善会大师的“夹山境地”为“茶禅一味”说奠定了基础,而明确指出“茶禅一味”,并从理念上发扬光大的则是两宋时期的圆悟克勤禅师。

宋政和元年,圆悟辞掉成都昭觉寺的教席,出三峡南游,与当时寓居荆南的丞相张商英相遇,两人讨论《华俨经》旨要,深得张商英的赏识。张商英以师礼邀留圆悟主持夹山灵泉禅院。在夹山,圆悟对五代重显禅师雪窦的《颂古百则》一书十分推崇,应参学门人之请,评唱雪窦重显的《颂古百则》,门人记录汇编成《佛果圆悟禅师碧岩录》。《碧岩录》问世之后,禅宗对此书评价极高,称为“宗门第一书”。

圆悟主持夹山20余年,他潜心研习茶与禅的关系,以禅宗的观念与思辩来品味茶的奥妙,终于悟出了“茶禅一味”的真谛,并挥毫写下了“茶禅一味”四字。

圆悟主持夹山时,禅林大盛。他有两位得意门生宗杲禅师(1089—1163)和虎丘绍隆禅师(1077—1136)。宗杲和绍隆均少时出家,师从圆悟20余年,后来,宗杲住持杭州临安府的径山寺,绍隆主持江苏苏州的虎丘寺,两人都是临济宗杨岐派第五世重要传人。杨歧派第六世传人是昙华禅师(1103—1163),他得法于虎丘绍隆,后主持浙江宁波的天童寺。第七世传人是咸杰禅师(?—1186)。咸杰去世后,其弟子崇岳禅师(1132—1202)继续主持杭州灵隐寺。

南宋末年,日本茶道的鼻祖荣西高僧两次来到中国,第一次是1168年,到浙江杭州,在径山、灵隐、天台山等地师从咸杰禅师,历时5个月。第二次是1187年,从天台山万年寺虚庵怀敝禅师专门习承临济宗杨歧派禅法,历时两年零五个月。回国后,茶西广泛传播临济宗圆悟禅师的禅道与茶道,并将咸杰禅师颁发给他的印可证书(即证明荣西禅师已达大彻大悟境界的毕业证书)、圆悟禅师的《碧岩录一书以及“茶禅一味”墨宝带回日本,于1191年写成《吃茶养生记》一书,成为日本佛教临济宗和日本茶道的开山祖师。圆悟禅师的墨宝至今仍作为镇寺之宝,珍藏于日本奈良的大德寺,《碧岩录》在日本也一直畅销不衰。石门夹山寺因此成为饮誉海内外的“茶禅祖庭”。

由此看来,石门夹山不仅孕育了中国古代特有的“茶禅文化”,而且直接影响了日本的“茶道”,夹山在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2003年4月9日,30多位中国茶文化界的专家学者云集石门,他们以大量的史料,广泛深入地论证了“石门夹山是中日茶禅文化源头”这一具有重大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的课题,并确认了石门为“中国茶禅之乡”的文化地位。


0.051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