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供石门银峰

  • 全国客服热线
  • 0736—5324110
  •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楚江镇马家巷2号
  • 邮编:415300
  • QQ:1243510173
  • 邮箱:1243510173@qq.com
  • 主办:石门县茶叶产业办公室

170年前英国商人化装潜入中国窃取茶叶种子

来源:佚名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7-07-06 16:34:50

参考消息网7月6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27日发表斯图尔特·希弗的文章《茶叶大劫案——英国人如何窃取中国的秘密和种子,并打破中国在茶领域的垄断》称,中国人喝茶的传统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以前——王褒作于西汉时期的《僮约》被普遍视为有关茶的最早书面记载,因此中国现在正从英国进口茶叶的事实有些令人吃惊。

首个在英国种茶的茶叶生产商乔纳森·琼斯在康沃尔特里戈斯南庄园中说:“现在我们在中国有3家经销商。过去2年,前来拜访我们的中国访客真的越来越多,我们乐于看到这一现象。”

如果想一想,你会发现这是一种奇怪的命运反转,因为中国在170年前还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真正称得上茶叶生产者和出口者的国家,但英国却打破了中国实质上的垄断。

1847年,鲜有人知的苏格兰植物学家福钧出版了一本有关他在中国种茶省份进行3年考查和植物采集的书,正是这本书开启了一项大胆的计划。

东印度公司认为,如果能从中国腹地获得品质上佳的幼苗以及秘密的生产工艺,那么便能在英国殖民地印度种植宝贵的茶树,进而控制在19世纪的经济中占据支配地位的一项贸易。

莎拉·罗丝在她的得奖著作《为了全中国的茶叶》(本书英文原题为“For All the Tea in China”,此亦为维多利亚时代英文常用俗语,意为“不管怎样”——本网注)中记述了福钧代表英国所实施的茶叶大劫案。书中描写道:“这项任务需要有一位植物采集员、一位园艺学家、一个小偷和一个间谍。”

罗丝说:“我认为这么说他是公正的,但毫无疑问,他当时并不认为他是在偷窃。”

东印度公司1848年5月赋予了福钧这项不可能的任务。

据香港公园茶具文物馆,当福钧开始他的远征时,中国的茶叶年产量大约为5万吨,出口量为1.9万吨。到了1886年,中国的茶叶产量已经增至25万吨,出口量达到13.4万吨。茶叶出口额占中国出口总额的62%。

罗丝解释道:“茶叶改变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茶叶贸易导致香港沦为殖民地——茶叶推动了大英帝国在远东的经济扩张,英国经济也变得依赖于茶叶。”

为了平衡账目以及支付茶款,东印度公司开始向中国销售鸦片(通过第三方商人)。正是由于茶叶和鸦片在商业上的这种关系,福钧才代表东印度公司开启这段旅程,并且得到了英国建制派的全力支持。不难理解,东印度公司担心中国会赶在其在印度种植出茶树前培育出自己的鸦片。

1848年9月,福钧正从上海前往浙江和安徽的绿茶种植区。在这3个月的艰苦跋涉中,福钧在2名可靠仆人的陪同下,利用中式帆船、轿子和自己的双脚,一路向西南前行。在这2名仆人的建议下,福钧剃了头,在脑袋后面接上一根假辫子,并且穿上了当地贵族或富商的服装。

他磕磕巴巴地用汉语对当地人说:“我是中国人,来自长城之外的遥远省份。”

10月份,他考察了一家绿茶作坊,亲眼目睹了拥有2000年历史的神秘制茶工艺。在1849年1月返回上海前,他还考察了另外3个绿茶种植区,采集了样本并做了大量记录。

福钧采集了1.3万株茶苗和1万颗茶种,但当时正值冬季,而脆弱的茶种又必须经香港和加尔各答运至印度喜马拉雅山区这一上游地区。尽管这是摆在他面前的最大挑战,但福钧认为,他或许能利用一种高科技手段来解决这一问题——沃德箱。

19世纪30年代,纳撒尼尔·巴格肖·沃德博士的一项发现注定要彻底改变植物采集和植物长途海运领域。沃德观察发现,在密封的玻璃瓶或玻璃箱中,植物能够自给自足。

福钧花费数周时间勤勤恳恳地将幼苗装入玻璃箱中,并且尝试了好几种打包种子的方法,之后又亲自将幼苗和种子送至香港,为的是确保在这段旅途中,幼苗和种子不会受到错误的对待。

1849年5月,他动身前往更加偏远的红茶之乡福建省。这是他任务中的关键一环;红茶被认为具有更高价值,因为红茶在西方更受欢迎。在福钧1849年7月抵达武夷山前,中国传统红茶制作区之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红茶是如何制作的。

他于那年秋天返回了上海,却收到从印度传来的噩耗——首批种子中只有1000颗安然度过了漫漫旅程,其中的大多数都布满了真菌和霉菌。一位过分热心的官员决定打开沃德箱对幼苗进行检查,因此大多数幼苗也都死了。

这位植物学家没有气馁,他决定用沃德箱做一些实验。他想知道能否将种子埋在箱子内的土中,让种子在旅途中发芽生长。实验结果相当喜人,宝贵的红茶种子也被成功送至由东印度公司控制的印度种植园。

福钧之后又监督了对经验丰富的茶农和制茶者的招聘,印度的生产工作将由这些人管理。当福钧完成任务于1851年2月从上海动身前往香港时,与他同行的是一群注定要在印度喜马拉雅山区开始新生活的福建红茶茶农。

琼斯说:“知道福钧的人非常少,这一点很令人吃惊。”

有些人可能已经忘记了福钧,但他成功将茶种送至印度的行为却直接导致中国茶产业遭受灭顶之灾。

罗丝写道:“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处于发展初期的印度喜马拉雅茶就将在质量、产量和价格上全面超越中国茶。”

在荷兰人和美国人追随英国人的脚步对茶叶之国进行劫掠,收集在本国建立茶产业所需的物资后,中国的茶园遭到了废弃。据茶具文物馆,到了1949年,中国的茶叶产量已经降至4.1万吨,出口量降至9000吨。身为茶叶代名词的这个国度已经被边缘化,而英国则将茶列为国民饮品。

中国的茶叶生产一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恢复过来,并且这个国家直到最近才重新夺回全球第一大茶叶出口国的头衔。

170年前英国商人化装潜入中国窃取茶叶种子

资料图:光绪年间的普洱茶砖。

0.0459s